移动版

主页 > K彩动态 >

苏仕廷电影为“弱势群体”代言

  早看苏仕廷作品的时候,总觉得他一直在用无为的态度对待自己和对待人生。这从他早期拍摄了大量的喜剧搞笑短剧就可以看出。

  那个时候,和苏仕廷合作的媒体挺多,作品也有《百集DV搞笑剧》、《乌江自刎》、《西游笑传》等。从最早的新浪宽频、乐视网到后来的激动网。但是一路走下来,却明显感到不对路,他总是把现实嫁接进虚幻荒诞的情节中,而买账的人却很少,于是他就觉得很无奈,直到最后无奈的停止,今天看来这种无奈是悲催的。

  随着他对社会愈加深刻的认识和理解,现实主义悲情元素开始进入到他的作品创作中,才让人感到苏仕廷在慢慢的脚踏实地了。《十家》的山区孩子奥运梦到《拿龙》里面找自行车的小人物,这些都是由喜剧转型现实题材的开始。

  如何理解悲剧?那是把美好打碎了给人看。那么悲情呢?“那是人世间的痛,而且你无法去扭转,只能继续沿着宿命走下去”。苏仕廷如是说。

  悲情的电影在中国当今社会是不太受欢迎的,所以喜剧和魔幻才能占有更大的市场。而苏仕廷所坚持的悲情电影,则更能去让社会认识和关注到底层民生的悲欢与挣扎。他带给我们的不是去批判,而是更好的去解析这种挣扎的原因和是非曲直,这也是可以理解为什么苏仕廷在他的电影作品中总是去演绎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苏仕廷对于悲情电影的理解远不至于此,他是将悲情的表现主义当成一种美学来刻意展现的,因为他认为,只有这种悲情深入人心了,痛的发木了,才会有社会的理解和反思,这对于底层的大众来说是极其有益的。他出演的《死亡船》就是这样一部痛的麻木的电影,最后汪洋中无助的生死搏杀和红尘中一段酸楚爱情的相守,都将这种现实悲情演绎的淋漓尽致。

  苏仕廷也是草根阶层,所以他更愿意用原生态的东西去展现剧中人物的悲欢离合,他认为不加掩饰的自然,是能最准确的表现现实的状态,也是他作为表演的一条准则。他出演的《人熊森林》里,主人公基本没有什么大起大落,但是内心的跌宕起伏却是带动全片的精神元素,以至于最后独自面对杀人熊的时候,那眼神中依旧看到的是最后诀别的无奈与坚韧的平静。

  对于苏仕廷来说,悲情题材的故事还有很多,包括他正在筹备接洽的几部电影,依旧是悲情题材,但是苏仕廷又对这些悲情重新界定了含义,他说这也是在他创作的过程中不断地完善和不断积累的过程,没有最终的定义,时代和社会都在前进,所以悲情的含义也在不断地注入新的释义。

  悲情很痛,只是希望在伤口上点燃少许浪漫,这或许是能使我们的人生更加多一些希冀,苏仕廷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