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K彩系列 >

揭秘腾讯音乐IPO:年净利超16亿,直播、绿钻、广

原标题:揭秘腾讯音乐IPO:年净利超16亿,直播、绿钻、广告三路并进

在被网易云音乐的年度听歌报告、支付宝的买买买年度账单账单刷屏后,迈入2018年,意味着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下称腾讯音乐)传闻中的上市年份已经到来。

过去一年,有关腾讯音乐IPO的消息像一茬又一茬韭菜样从未间断,从最初的启动上市计划,到挑选投行,再到融资金额、估值,以及上市时间,细节越来越丰富清晰。

不少业内人士、投资人向娱乐资本论表示,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腾讯音乐今年上市的可能性极大。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倒计时时间长短的问题。

另一边,据自媒体雷帝网报道,其独家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自中国音乐集团与QQ音乐合并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于2016年下半年开始实现全面盈利,2017年净利润超过16亿,2018年预计净利润还会翻番。

这与当下众多音乐流媒体平台的亏损状况形成反差对比(当然腾讯音乐已经不是简单的流媒体音乐公司),不用说已经上市的Pandora的连续亏损,即使世界上最大的流媒体平台、今年亦可能上市的Spotify,目前依旧处于亏损状态,近期还面临超过16亿美元的侵权诉讼。至于国内其他玩家,仍在版权与商业模式的区间里摸索前行。

显然,在高盈利的加持下,腾讯音乐的IPO之路将变得相对顺畅一些,而背后的收入模式,也决定了腾讯音乐能否向资本市场讲一个动听故事的关键所在。

目前来看,故事或许不会讲得太坏。

估值100亿美元,腾讯音乐成2018最值得期待的IPO案例?

回到2016年7月,包含了酷狗、酷我的中国音乐集团(下称CMC)与QQ音乐宣布合并的那一刻,新组合未来IPO的命运就已被确定。

历经半年左右时间的整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开始登场。自此,围绕其IPO的新闻逐渐涌现。据娱乐资本论查询,2017年相关报道不低于5次。

比较早的爆料来自于香港媒体,称腾讯音乐启动上市计划,腾讯为其上市寻找投行,估值达100亿美元。时隔四个月后,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腾讯音乐拟IPO前出售3%股份,寻求融资,估值100亿美元。2017年11月到12月期间,彭博社又多次报道,由可能通过IPO至少融资10亿美元,到或将2018年上市,再到最近一次变成了腾讯音乐计划2018年融资10亿美元进行IPO。

融资10亿美元、估值100亿美元,是外界目前所能了解的腾讯音乐IPO的全部信息。值得一提的是,腾讯音乐还被众多分析机构认为是2018年最受期待的IPO之一。

这让人几乎忘记了曾经上市被拒的CMC。究其原因,当初CMC上市的一部分阻碍在于其版权上的缺失,大量版权皆来自QQ音乐的分销,且都临近到期。如今,合并后的腾讯音乐,拥有韩国YG、华谊、福茂唱片、杰威尔音乐等独家音乐版权,去年5月与环球音乐达成版权合作,集齐了华纳、索尼、环球世界三大唱片公司版权。艾瑞咨询《2016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研究报告》显示,腾讯音乐占有中国总曲库的90%。

雷帝网称,截至2016年底,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营业收入近50亿,营业利润近15亿,净利近6亿。腾讯音乐娱乐预计2017年全年营业收入超过90亿,净利润超过16亿。2018年预计收入将超过180亿,净利润将达到31亿。

随着音乐版权正版化与用户付费的逐步实现,音乐产业的盈利源头正在被激活。腾讯音乐娱乐CEO彭迦信曾阐述过中国音乐市场呈现的4大趋势:音乐内容多样化,社交互动创造新的音乐消费方式;线上平台提升线下体验,以及技术创新打破传统使用场景。而这些,都是腾旭音乐泛娱乐战略的布局方向。

纵观整个2017年,腾讯音乐与Spotify宣布相互持股,除了拿下环球音乐版权,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互换,还推出了音乐人扶持计划等,将触角伸向更多音乐相关领域,比如全民K歌推出线下K歌自助店,进军迷你KTV市场,都将为IPO起到加成作用。

摩根大通一分析师表示,如何从流量中赚钱,腾讯的理解更胜Spotify一筹。如果你想让一个歌手不仅销售唱片,还能与粉丝产生互动,世界上哪家公司能与本身具备社交基因的腾讯竞争?

盈利背后的真相:版权转授最多降低成本,秀场直播很赚钱?

相比IPO,小娱更关心腾讯音乐所要给资本市场讲的故事是什么样子,毕竟这不仅关系到IPO能否成功,还决定着上市之后的长尾表现。

娱乐资本论向雷帝网求证,在其获取的资料中显示,腾讯音乐娱乐主要收入来源包括付费音乐、秀场、转授权、广告、游戏等,而数字音乐对腾讯音乐盈利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音乐平台的付费率普遍都不高,现在能够盈利的都不是靠音乐本身,像腾讯音乐比较大的收入来源应该是繁星秀场,”某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娱乐资本论。他提到的繁星,也就是现在改名而来的酷狗直播,已经成立五年多,在酷狗音乐APP页面也存在该直播功能;另外,腾讯音乐还拥有酷我聚星直播,两者主要靠打赏实现营收。

(酷狗直播页面)

小娱不禁想起2016年CMC筹备上市阶段,所讲故事里提到的主要盈利业务便包括直播,另一项则是广告,当时还有媒体分析其可能对标公司是YY。

2014年,QQ音乐与周杰伦发行首张数字专辑《哎哟,不错哦》,开启数字音乐付费时代,紧接着付费音乐包/会员也成为几大平台标配。行进到现在,无论数字专辑还是付费会员,都得到了很大增长。但放到整个行业,营收数字依然十分微小。

前QQ音乐数字专辑经过一年半的发展,总销售额才突破亿元。就拿《哎哟,不错哦》来说,销售额3000万的成绩已经十分可观,而2017年QQ音乐数字专辑销量前10名销售额也大都在100多万到1000多万之间。

根据娱乐资本论了解到的数据,截止到2017年3月,腾讯音乐数字专辑销售额有2亿之多。至于付费会员上,按照理想2000万计算的话,会员价格按平均20元算的话,累计收入20亿。反映到动辄十几亿的版权费用上,简直小巫见大巫,据悉腾讯音乐花了3.5亿美元才拿下环球版权。

虽然平台付费率不高,但上述投资人表示,腾讯音乐的盈利支撑业务更多可能在于绿钻上。而公开数据显示,QQ音乐付费绿钻用户累计超过1.2亿。“不知道他们是否把绿钻算作付费音乐里,如果单纯包括数字专辑、付费会员的话,付费音乐还不足以让腾讯音乐实现盈利”。

依靠转授权实现盈利的可能性有多大呢?某在线音乐平台负责人告诉娱乐资本论,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价格基本都是透明的,“腾讯音乐通过分销版权最多降低成本,但依靠转授赚差价几乎不可能”。

广告作为最基础的商业模式,“也会是盈利关键,”上述投资人表示。至于游戏,目前尚无太多公开资料,但联想到之前CMC公布的收入来源里包括在线游戏,腾讯音乐CEO彭迦信曾就职腾讯游戏的过往,再加上腾讯音乐曾在多个场合表示会推出音乐游戏,并与腾讯游戏、腾讯视频等产生联动,一切显得顺理成章。彭迦信还曾描述过腾讯音乐泛娱乐战略的另一个方向,“唱片公司的艺人和我们在音乐领域合作后,我们也可以牵头让他们代言游戏,帮游戏创作歌曲”。

如此下来,直播、绿钻、广告应该是腾讯音乐盈利背后的最大功臣。

腾讯音乐上市,其他平台还会远吗?

腾讯音乐实现盈利了,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百度音乐等平台难免会被拿出来比较一番。虽然距赚钱还有一段路程,但却不容小觑。

网易云音乐应该是对腾讯音乐威胁最大的竞争对手了,靠着音乐社交突围,用户活跃度、粘性都十分之高。去年11月份,用户量达到4亿。

在版权方面落了下风的网易云音乐,却在营销上玩得风生水起,前有去年的乐评专列,最近则是年度音乐报告,当时有KOL表示,腾讯音乐虽然现在一家独大,但做到刷屏的却是体量小其很多的网易云音乐。

娱乐资本论在此前一篇文章中提到,去年全网上线的21张数字专辑中,在网易云音乐上销量排名第一的占据了14张,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其平台具备一定的付费基因。

但说来说去,目前版权依旧是其绕不开的障碍。但善于差异化打法的网易云音乐,还是通过推出知识付费、短视频等方式在自救。

虾米音乐也在去年重新迎来阿里的重视,目前存在感依旧不强,不过如果阿里下重金破釜沉舟的话,情况会怎样不妨大开脑洞一下。

当然,腾讯音乐也不会坐以待毙。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名字就可以看出,其野心不止局限于数字音乐,而是围绕音乐的泛娱乐生态。而腾讯音乐也确实在这样做,从产业链上游的艺人经纪、内容生产,到音乐硬件,版权管理,下游的线下演出、票务等,业务闭环不断加强。

这预示着,未来腾讯音乐的商业模式具备多种可能,势必会提升其市场价值空间。

同时,累计付费用户达1.2亿,月活跃用户超7亿,曲库1700万首歌曲,国际唱片协会发布的《2017年全球音乐报告》显示,在听歌流量方面,占据了70%的市场份额。这是目前腾讯音乐的部分成绩单,将会对现有的收入模式起到促进增长作用,“毕竟流量比较大,腾讯音乐在付费音乐上还是有很大的想象力”某行业人士认为。

上述投资人及行业人士都非常期待腾讯音乐IPO,“并不是说它IPO,就意味着其他平台就要死掉了,相反,这会对整个音乐行业有着标志性意义,音乐是可以赚钱的”。

而音乐+娱乐的走向,也将决定着IPO后的腾讯音乐能在资本市场上讲多久故事。至于其他平台能否紧跟其后,实现上市,一切悬而未定。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