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最美丽》80后解读中年爱情 极致人赶上极

来源:网络整理  | 2018-02-11 10:22

2014年7月31日讯,由张国立、蒋雯丽主演的都市情感喜剧《爱情最美丽》正在热播,剧中张国立饰演的“老好人”马锦魁引来无数白富美追捧的情节引发谈论。记者昨天采访了该剧的编剧侯镇宇,他告诉记者,他之所以对中年人的爱情故事情有独钟,是因为觉得中年人阅人无数,看尽炎凉,其实比青年人更需要爱情,也更需要美好向往。“我写的并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我想我没写错,因为中年人更需要温暖,我觉得人到中年,善良的男人比较吃香。因为白富美们阅人无数后,会趋于理性,她们一定会选择马锦魁这类的。不信你看看中年类的相亲节目就知道了。她们就是找伴,找个知冷知热的男人。”

书写善良带给人温暖

作为一名80后新锐编剧,侯镇宇在《爱情最美丽》中把中年人的麻辣爱情讲得有声有色,不过张国立扮演的马锦魁过于“老好人”的表现也引来争议。有人认为马锦魁在剧中对相亲对象好得“无原则”。相亲对象张欣欣在离婚后发现有孕,她为了给孩子找父亲急于相亲,但马锦魁对此并不计较,反而关怀有加。马锦魁第一次与相亲对象刘娜见面,听说对方家中有两个瘫痪老人,就立刻决定要陪伴其承担这一责任,还四处奔走为筹集高额医疗费。

这样热心为人的善良小人物脱离现实吗?面对争议侯镇宇表示,所有经典的剧情结构,人物设置都是极致的,永远要高于生活。极致的人物才会有极致的故事。马锦魁这个人物在一开场的自我介绍就说了,他是三分坏,七分好,他清楚自己的底线,就是宁可被人伤,绝不伤人,但绝不会上当受骗。他遇到的都是有难言之隐的善良人,所以才会伸手相助,遇到恶人他照样能挺身而出。

相比当下银幕、荧屏上常见的工于心计、尔虞我诈,侯镇宇更关注善良,他觉得善良应是人类最本真的东西,只是社会太复杂把本真丢失了,让人变的自私无原则。“就如同老人倒了扶不扶一样,你看到去扶的人是极少数的,不扶是大多数的,但你不能说去扶的就是纯粹的好人,从没干过坏事;也不能说不扶的就自私自利,十恶不赦。是因为社会复杂了,你不知道摔倒的老人是真摔还是假摔!”

虽然社会复杂,但侯镇宇觉得编剧其实是个非常有使命感的工作,应该引人向上。好莱坞很多作品都是刻画执着善良的小人物,这样积极的作品是能引导人的作品。“我不需要再书写冷漠了,因为这个社会已经很冷漠了。我会书写善良,让社会更美好。”

边拍边改剧本几近崩溃

拍摄《爱情最美丽》时,导演兼主演的张国立和侯镇宇一同吃了3顿饭。侯镇宇告诉记者,每顿饭吃完后,他都会变得异常抓狂,因为每次吃饭都是谈剧本改动。“剧本中张国立、蒋雯丽的爱情主线改动并不大,改动的是一些辅线,要更欢乐,给人更多温暖,比如剧中老年人牛教授与张兰花的爱情要更喜剧;比如剧情结尾时要把观众从悲伤中拔出来,继续像电视剧开始时欢快的氛围一样,让大家乐起来。”

最难改的,要数植入广告的进入。某品牌汽车的进入是在开机后才第二天确定的,侯镇宇要把这个植入放在牛美丽身上才合理,而最初设计的剧情牛美丽是开广告公司的,公司最后还要破产,所以这个改动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牛美丽不但要改写成4S店老板,侯镇宇还得把4S店写黄了。为了能把4S店的破产写得顺理成章,他采访了不少业内人士,改了数稿。此外,剧中的贾村长原本是养鸡的,一家水产品牌植入后,贾村长就改成了养海参的,这也得从头到尾改剧本。

所有植入广告的改动都是侯镇宇亲自操刀,他觉得植入广告与剧情要丝丝入扣。“我不想电视剧拍成广告片,我希望广告和电视剧融为一体,自然和谐。就像我们看好莱坞的片子,你并不觉得植入做的恶心,但中国电视剧植入都做的跟广告片似的!你不知道是在看电视剧还是在看电视购物。”

因为植入广告的进入,使一些设计好的剧情要重新设计,在短时间内无形增加了很大的难度,侯镇宇既要保证拍摄进度,还要剧情好看,有一集剧本改了二十天大家还都觉得不满意,侯镇宇确实有种崩溃的感觉,他休息了几天又做了一稿,才做到既没伤害人物性格也没损失故事,顺利过了这道坎。“那段时间,我每天只睡3小时。梦里都是故事情节。工作睡觉已经傻傻分不清了。”侯镇宇说道。

剩男剩女多是太强势

这次能和张国立、蒋雯丽搭档,侯镇宇觉得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当初琢磨主演人选时,侯镇宇把中年男演员想了一溜够,他发现其实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个人,而且会演喜剧的就更少了,一排出来就变成单选了。“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国立老师,雯丽老师是想到了,但怕请不来。定稿的十集剧本出来后,就陆陆续续谈了很多演员,但我觉得无论哪个组合还都差那么一口气,直到国立老师和雯丽老师推掉其他的戏同意的那一刻。我觉得如有神助,这就是我最满意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