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另一种幸福的解读 杨绛与钱钟书的一世

来源:网络整理  | 2018-02-09 13:40

编者:六七十年代正值“文革”,有关“文革”的小说很多,爱情故事也不少,可是当我们想找个典型的文革时期的异地恋故事时,却发现有点难。在那段极其敏感的岁月,有太多夫妻纷纷把家分,有太多美丽的爱情被扼杀,当然,也有很多的真爱留了下来。钱钟书与杨绛在文革时曾有过一段时间的分离,姑且就用他们的故事来“解说”文革时的“异地恋”吧。

昨日再现

杨绛,1932年在苏州东吴大学毕业,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考入清华研究院做外国语文研究生。杨绛当初所以没能在清华读本科,是因为她考大学时,清华不在南方招女生。于是,她只好就近考入东吴大学,而且与《围城》中的唐晓芙一样,读的是极平常的政治系。

初到清华,杨绛发现这里的女学生都很洋气,相形之下,自己不免显得朴素。但没过多久,女学生们便开始对她刮目相看了。据称,“杨绛才貌冠群芳,男生求为偶者70余人,谑者戏称杨为72煞。”

1932年,钱钟书在清华园与无锡名门才媛杨绛相识,此时钱钟书在校园内名气很大。杨绛初次见到他,发现此人“穿一件青布大褂,一双毛布底鞋,戴一副老式大眼镜”,一点也不像想象中的那样“翩翩”。两人在学校里开始恋爱,第二年便订了婚。

在给恋人的一首七言律体中,钱钟书竟运用了宋明理学家的语录:“除蛇深草钩难着,御寇颓垣守不牢。”并自负地说:“用理学家语作情诗,自来无第二人!”他与杨绛的爱情,常为人们誉为珠联璧合,举世无双。而杨绛给钱钟书的一封信,偏偏被钱钟书父亲接到后拆开看了,只见上面写着:“现在吾两人快乐无用,须两家父母、兄弟皆大欢喜,吾两人之快乐乃彻始彻终不受障碍。”读到此处,老先生“得意非凡”,直说,“此真聪明人语!”后来,钱钟元嫁给许景渊,钱老夫子便端出这封“季康与宣信”来教育侄女。

1933年,钱钟书与杨绛举办了订婚仪典。1935年,钱钟书与杨绛在无锡七尺场钱府举行正式婚礼。婚礼这天是一年里最热的日子,“新人、伴娘、提花篮的女孩子、提纱的男孩子,一个个都像刚被警察拿获的扒手”。新郎钱钟书身穿“黑色礼服,白领圈给汗水浸得又黄又软”。此情此景,后来被钱钟书搬到小说《围城》里,只是新郎、新娘换成了曹元朗与苏文纨。

这时,钱钟书已经考取第三届中英庚款资助的公费留学,而杨绛则在清华大学研究院外文系读书,尚未毕业。为能与钱钟书结婚出国,她不等毕业,与老师商量用论文代替大考,提前一个月赶回老家无锡。所以,有学者在清华新生名单及毕业名单上查找她的名字,均未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