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岭上的一世情缘——记赵金来和韩耀玲的爱情故事

来源:网络整理  | 2018-02-09 13:40

一边是国民党将领张自忠将军麾下军需主任的千金小姐,另一边却是13岁参加八路军、从小失去父母的孤儿。他们在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相识、相知、相恋,一起走过了半个世纪的人生旅程。女主人公韩耀玲自述与丈夫赵金来在上甘岭上的一世情缘,他们的爱情故事比央视不久前播出的《父母爱情》更真、更纯、更动人,堪称现实版的《父母爱情》!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郭小川

我今年八十岁了,有三个儿子一个闺女。不久前,在孩子们为我举办的生日寿宴上,我情不自禁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三个儿子都没有长过你们的爸爸,都没有他帅!”这看似信口所言却是我真情实感的流露。“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心有千千结”,这句古诗词恰如其分的代表了我晚年的心境。

人生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我从一个豆蔻年华的青春少女到如今步履満跚、皓首白发。六十年了,我的心中只有过一个人,只爱过一个人。他是一个苦孩子,自幼失去双亲,未满13岁就参加了八路军,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九死一生,身上留有敌人落下的八处伤疤,其中一块日本鬼子的弹片嵌入肺部,因无法取出,伴其一生。他,就是我的战友、同志、兄长、爱人—原12军副军长赵金来同志。回想60年前我们在战火纷飞的朝鲜前线相识相恋,在上甘岭的炮火硝烟中缘定终身,在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中相濡以沫,这一幕幕情景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一、情萌

1949年春天,中国革命进入了最后的历史决战,百万雄师渡过了长江,解放了苏浙皖大部分地区。当时我正在国民党爱国人士张自忠将军创办的自忠中学读书(我父亲曾任张将军的上校军需主任)。这所学校是张自忠将军专门为所属部队子女建立的一所随军子弟学校,学生主要是一些军人子女和遗孤。学校原先在河南商丘,后移至江苏徐州,淮海战役打响后又迁至浙江金华的湯溪。

在自忠中学读书时的韩耀玲(右)

1949年5月浙江解放了,我和同学们一起扭着秧歌,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亮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欢迎解放军。不久,我和同班同学,张自忠将军的侄女张廉琇一起报名参军,被分配到二野11军31师文工队。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由一个“娇小姐”成为一名飒爽英姿的解放军女战士。

韩耀玲(左)与战友。

参军不久,我就跟随部队一路南下,参加了追击国民党残匪的战斗,经浙江、江西、湖北、湖南、贵州,一直打到蒋匪军的老巢——重庆。重庆解放后,我们文工队又马不停蹄地参加了川西剿匪和改造国民党起义部队。

在随军千里跃进大西南的途中,为鼓舞士气,我们文工队员把竹板当成自己手中的武器,一路上边走边为战士们演出。当时,我主演的秧歌剧《兄妹开荒》特别受到战士们的喜爱,每次演完都会博得热烈的掌声,战士们把我们女文工团员誉为“战地百灵鸟”,“军中红玫瑰”……

而那时,我还不知道台下有一双眼睛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

1949年秋31师91团三营营部于进军大西南前的合影。右二站者为赵金来。

 

二、情牵

1951年初我正在重庆川东军区文工团学习舞蹈,突然接到赴朝参战的命令。我们31师原本隶属于11军,但在赴朝参战时根据军委命令配属给同属三兵团的12军。从此,我这一生和12军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们于1951年3月初进入朝鲜,一踏上朝鲜的土地就投入到第五次战役中,我们文工队经常冒着敌机的轰炸給部队演出。有一次,在前沿阵地演出返回途中经过一条河流,遇到美机的低空袭击,弹片像冰雹一样从天而降。大家涌堵在河中间,我怕弄湿了鞋子,想寻找块石头过河,女兵班长见状大声训斥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找石头,不要命了!”我立即蹚水过河,刚到岸上,一发炮弹落入河中,三位女兵战友倒在了冰冷的河水中,献出了她们年青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