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爱情路(图)

来源:网络整理  | 2018-02-07 14:47

给母亲读报读书,似乎是父亲一生的职责


  周日,我在自己的房间跳舞,隐隐约约听见母亲在客厅念着什么。出于好奇,我走出房间,发现母亲和父亲在看秦腔梨园大戏,母亲正对着字幕念得有声有色,要知道,母亲可没念过什么书。父亲看着母亲念字,满脸都堆着笑,转身对我说:“你母亲可是只有几个字不认识。”我以为我听错了:“是几个不认识还是只认识几个呢?”父亲说:“就几个不认识,这场秦腔戏,看了多少遍了,下面的字幕也背会了,现在这些字不管出现在哪儿,她都认得。”我笑了,风风雨雨几十年,这读书认字的过程,其实就是父母的爱情之路。

  父亲是早年的高中生,做过民办教师,如果不是爷爷奶奶舍不得放手,我相信父亲会顺利走进大学。从我记事起我就看到父亲常常在看书学习,白天忙工作,到晚上,母亲在灯下纳鞋底做针线活儿,父亲边看报学习边给母亲读看到的精彩片段,母亲边听边不时询问,有听不懂的地方父亲会再三解释,那种耐心令人叹服。有时母亲不想听,父亲还会一直缠着讲。我常常看见他们因为书本和报纸上的故事而一起高兴、一起辩论,那情景,像极了两个好学的小学生。

  父亲和母亲同岁,17岁时,因为双方大人的意思走到了一起。母亲出生在山区,从小失去母爱,懵懂无知的她来到父亲家这样的大家庭非常拘束。那时,父亲因有文化,在村里担任会计。有一天有人给父亲送来一份文件,母亲便问那是什么,父亲随口说是这两天会议上的精神,母亲没听懂,说是“下渠口子要开浸水”?(注:“下渠口子”是一个自留地的地名,“浸水”是开在农田中间的一道渠,目的是让水渗进周边地里,便于庄稼更好地生长。)父亲听后哈哈大笑,说这没文化呀就是不一样,听觉都出问题。家里其他人也都笑了,母亲十分不好意思。父亲看在眼里,很是心疼,从此便开始教母亲学认字。可当时母亲认字不是很用心,总觉得那是闲暇时的消遣,也只是附和着、应付着父亲,但是认字、读书、看报这些事从此再没停下来。父亲用十分的敬业,应对着母亲十二分的不专心,同时书写着他们特殊的爱情。

  学无止境,他们的爱情也无止境。

  步入老年了,母亲多病,每次生病,父亲都没日没夜地守在母亲身边。为了母亲,年轻时从没做过家务的父亲学着做饭、烧炕。母亲常在自己不舒服时含泪对父亲诉说,说对孩子们的想法,说对自己身体的担心……父亲总和颜悦色地安慰着。父亲年轻时常骑自行车带母亲回娘家,那里距离我们家有200多公里;现在,父亲同样用摩托车载母亲去乡卫生院、去县医院、去市医院,载着母亲来看女儿外孙,真是应了那句古话:少年夫妻老来伴。无论去哪里,两个人都在一起。而给母亲读报读书,似乎也成了父亲一生的职责。那天在报纸上看到我写的一篇文章,老人们很开心,起初是父亲读、母亲听,后来父亲和母亲情不自禁地一起读,两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共同举着报纸,很幸福满足地挤在一起,就像两个热恋中的情侣,初春的太阳从阳台的玻璃暖暖照进来,照在他们可亲可敬的脸上,我的心里也是暖暖的。我没去打扰他们,而是在卧室里静静地听着,听着这属于我的声音,属于父母的爱情。


  现在,我和弟弟们都相继成家了,我们姊妹是看着父母亲这样演绎着他们的爱情,这样一路走着读书看报的文化之路,这些对我们每个小家庭都有极大影响。才上学前班的小侄子放学回家,也学着父亲的样子教母亲认字,并且像老师一样叮嘱母亲要动手写,父亲看着高兴地对我说:“教你母亲认字读书,已经成了咱家的时尚了,经过我和我孙子的不懈努力,现在,咱家基本扫盲。”孙子教奶奶认字,奶奶当然乐得跟孙子亲近,孙子就是父母爱情的添加剂,他们幸福着、甜蜜着,似乎孙子们的成长过程,就是父母亲从小长到大的新过程,也是他们几十年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的爱情新内涵。

  一辈子,怎么能够呢?